转基因作物的害处真的那么大吗?

2017-03-29 来源:网络 作者:奇趣大全

随着人口的不断增加,为了解决全球性的粮食短缺,一款名为Soylent的饮用营养机能食品在市场上应运而生。这款产品也采用了转基因作物,正因如此,官方博客也为大众揭示了转基因作物的真容。

在地球上每九个人中就有一个人饱受饥饿之苦,尽管如此,人口却在逐步增加,为了适应这种增长率的不断上升,到2025年,人类不得不生产出比现在多70%的粮食。变荒地为农牧场增加农产品产出量或依靠提高已有耕地的生产效率虽可以增加粮食的产量,但如果利用遗传因子,既能满足全人类所需的营养成分,还能为全世界提供营养价值更高的食物。

一直以来关于基因工程的道德方面的存在诸多争论,但是不能将基因工程与转基因作物(GMO)混为一谈。很多评论家在谈到转基因食物时都会围绕它对人类健康,环境及社会经济发展的潜在风险进行评述。他们认为人体仍像黑匣子一样存在许多不解之谜,同时处在复杂多变的大自然及无秩序的生态系统之下,因而对转基因持否定态度,在现如今的地球环境中引入有变数的转基因,确实可能会导致各方面的失衡。

与此相对,改良品种是期待依靠自然交配产生突变。1920年以来科学家们为了对品种进行改良将种子置于放射线等等会引发化学突变的环境下暴晒,采用每代都增加遗传基因变异的数量,使用这种被称为诱发突变的方式,对几种农作物持续改良,在食物中已有2700类以上的变种,当然这些不使用转基因技术靠改良品种使基因发生变化的农作物被贴上了有机种植的标签进行销售。

因此Soylent认为仅从道德方面就完全否定基因工程技术是不太合理的。科学界的统一观点是,基因工程中所使用的技术要比起上述所说依靠品种改良实现基因的最优化的做法更加安全。而且除了这些漫长的前置工作,Soylent还主张对现实生活中适合基因工程改造的食物种类数量、以及其持续性和安全性等数据进行调研收集。

经过几百次的试验验证,转基因对人体健康是无害的。实际上美国科学研究所、世界保健机构、美国医师会、欧洲委员会、美国科学振兴协会等等着名研究机构都一致认为没有证据显示转基因是不安全的。另外,迄今为止还没有病例报告因使用转基因技术而导致疾病、过敏或其它副作用的发生,也就是说虽然目前正在对转基因作物实行与普通作物不同的安全标准,但实际上这种做法并无什么科学依据。

例如番木瓜富含维生素、矿物质、食物纤维等多种物质,若能实现大批量生产,对发展中国家来说会成为非常优质的营养来源。但环斑病毒阻碍了番木瓜在全世界范围的大量生产,此病毒在20世纪80年代流行于夏威夷,而后科学家通过研究开发出疫苗,这种疫苗是用蛋白质外壳将环斑病毒的基因包起来,注射之后有效预防了环斑病毒病的发生。现在这种转基因番木瓜占到了夏威夷番木瓜总产量的70%。时至今日,这种方法仍然是抵抗病毒侵害保证番木瓜生长的唯一办法。

随后,抗环斑病毒转基因番木瓜开始在全世界广泛种植,并且也没有证据显示注射蛋白质外壳会给人体带来不利影响,实际上,科学家已证实蛋白质融入胃液后数秒中就会被氨基酸分解。

包括严重破坏森林资源等等问题之内,现在的农业系统所排放的温室气体占到排放总量的三分之一。而使用转基因技术可以增强农作物的防虫害和除草剂耐药性,在不增加对土地及其它资源消耗的情况下弥补虫害和除草剂造成的减产量。并且对除草剂有抗性的农作物种植起来更加省时省力。而且避免了因机械化除草造成的土地的损害,也不会排放温室气体。

Soylent称,客观上已有除草剂中性能最佳的为草甘膦,它用于抑制植物体内EPSPS酶,阻断植物的生长。第一种抗草甘膦转基因农作物是大豆,于1996年面市,现在美国市场上90%的大豆、棉花、玉米都是对草甘膦有抗性的转基因农作物,而且大大提高了农作物的生产效率。

因对草甘膦的耐药性而节省下来大量的机械耕作,令从1996年到2013年的17年间二氧化碳的排放量成功减少了约1900万吨。当然对这种农作物的批判声也不绝于耳,但如果考虑到它给地球与人类带来的巨大影响力,使用抗草甘膦农作物更有利于全人类,更重要的是这种农作物的使用量增加后,除草剂的使用量也会相应增加,对人体有害的恰恰就是除草剂的大量使用。

转基因食品面临的市场就诞生在这20年间,虽然种植面积已达到1亿7000万公顷。但是在得到科学界认同的同时,对其进行集中研究、以及对消费者认知的调研等工作还亟待开展。虽已有大量比较性试验取得的充足数据,但仍存在对风险的过高评估以及对可能取得的经济效益的过度保守预测。此外转基因的现状是只会利用那些可以带来明确经济利益,同时危险性可以忽略的技术。

Soylent转基因食品的优点是营养价值更高、更易储存、产量更高。比起高钙的胡萝卜和抗细菌的橘子等等这些非转基因食物有着更明确的优势,这些优势大都是相对于全社会而言的,让个别消费者对其评价恐怕是不太现实的。

此外Soylent指出对转基因食品有害的误解是人们对于粮食体系的历史情况认识不足导致的。农作物也好,家畜也好都处于遗传学的变迁中,农业生产在过去都曾引入了诸多技术,但我们必须了解的是:无论哪一种技术都不可能是零风险。

1